从聊斋开始做狐仙_第二十章、狐祭月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二十章、狐祭月 (第1/3页)

  眼前分明是金蟾占据了优势,赤羽蛇都被冻在了冰球里,怎么会是金蟾输了?

  竹雀分外不解。

  宫梦弼却没有时间同他解释了,而是催促道:“快,起烟炉。”

  竹雀连忙衔起一个竹筒,又抓起两个竹筒,按照宫梦弼指示的方位占据了风口,将竹筒埋下,点燃了其中的藏香。

  宫梦弼则是按照地势,把剩下的竹筒排布,也点燃其中的藏香。

  这香气一起,只有淡淡云烟缭绕着,无形的香混着无形的气顺着风口、地势,由高到低,朝镜潭涌了过来。

  宫梦弼盘坐在一个高大的竹筒下,云烟与星月落在他身上,似明似暗。

  他的气息好似从现实当中抽离了,完全融入了无形的香气之中。

  肉眼不可见的香若以灵眼来看,如同流淌的银纱,好似浓稠的乳汁,又似乎是天上浓白的云团。

  香气之中,影影绰绰,似乎有百魅行道、千狐奔走。

  金蟾拼尽全力,将赤羽蛇冰封在潭水之中。

  那镶嵌在冰面之中的冰球好似水晶一般,映得其中赤羽蛇羽毛、鳞片熠熠发光。

  金蟾正冷笑一声:“镜潭之水凝聚月光,奇寒无比,你虽高我一品,我却占据地利,还是我赢了。”

  这时候,一股异香涌来,带着狐狸的气息。

  金蟾微微色变,恼怒道:“该死,必是那狐狸趁人之危。”

  只是不待他发怒,一声清脆的碎裂声传入他的耳朵。

  冰球之中,赤羽蛇的眼珠子盯向金蟾,似乎是嘲弄,又似乎是贪婪。

  细细密密的裂纹遍布在冰球之上,碎裂声入耳不绝,如同鸣奏。

  啪地一声巨响。

  冰球完全碎裂开来,洒落万点银屑。这些冰屑还来不及落地便被融化成水滴,冰封的镜潭上似乎下了一场细雨。

  赤羽蛇赤琉璃一般的眼眸死死盯住金蟾,带着天敌和上位者的压迫感。

  金蟾浑身无法抑制的颤抖起来,这是天性带来的恐惧,难以用言语表述的恐惧。

  他开始后悔了。

  后悔没有听从狐狸的示警,后悔自己的大意和傲慢。

  但凡将警示放在心里,做好完全的准备,都不至于面对此刻的生死危机。

  金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